首页 > 戏剧歌舞 > 正文

第25届“梅花奖”中的越剧演员

2020-11-19 20:15:09 来源:捷捷网

似乎又是一个“众乐乐”的聚会,参赛的演员们喜欢这样,地方政府喜欢这样,戏迷们自然也如此,于是宴席开处,一盘盘的“梅花”笑得花枝招展,笑面如花。

越剧界同样是一个大丰收,吴凤花的“二度梅”、华渭强、徐铭、王志萍的首尝“梅花”滋味,红毯上的笑意透着一种松驰、一种“如释重负”,一起感受着她们发自内心的喜悦和自豪,做为一个越剧迷,这一刻同样也是自豪和荣耀的。

吴凤花的“二度梅”再次证明绍兴小百花在中国越剧界的坚强地位,而吴凤花个人实力也经此再度得以彰显。作为县(区)级的基层越剧团体,绍兴小百花三梅并蒂,而吴凤花则梅开二度,这份荣耀足以和浙江小百花、上海越剧院等顶级越剧团体相提并论。可以说吴凤花二度梅更多的意义,在于突显了这个团体在中国越剧界的地位。有点遗憾没有看过新版的《狸猫》,从张静动感的剧照上看,阿花的新“陈琳”确是激情四射,有机会定当补上这部作品。除了阿花,绍百的吴素英、陈飞其实也颇具二度实力,只是对于这样一个团体,为年轻人铺就台阶也许更为重要。花、飞、素一个年龄层次的辉煌已经造就,而另一个以张琳为代表的年龄层次正在崛起,如若绍百在五年之内再成就一个新的“年龄层次”辉煌的破土,这比绍百再出两个“二度梅”来得更为有成就也更重要。

华渭强初尝“梅”滋味,不仅是浙江越剧团的骄傲,更是中国越剧界男女合演事业的骄傲。自赵志刚之后,越剧界又一位男演员获此殊荣,在以女子越剧为主流的越剧舞台上更为令人兴奋。做为男女合演仅有的两个团体中,各自有一位男演员站到了越剧事业的顶峰,这对于中国越剧男女合演事业的继承和发展有着相当大的意义。“老少一锅端、正谐两相宜”可谓是华渭强表演风格的真实写照,无所谓本工与否,按人物的身份来区别塑造,于是刘国鋕、石二佬、卫癞子、刘知远。。。一个个光彩照人,又性格迥异、身份不一的人物,谱写成了华渭强演艺生涯的梅花里程。浙越近几年在男演员的培养上稍有不够,年龄断层较严重,团内男演员普遍年龄较大,而仅有的几个青年男演员也是机会不多,加上文化体制改革,人心浮动,华渭强此时的“梅花奖”,也许会给男演员一个激励,我们很愿意看到浙越再度风采的明天。

当初上报参赛名额之时,浙江省似乎只有华渭强和姚百青,之后徐铭出现在参评演员名单中,不知何故。此次姚百青意外落马,许多戏迷将怨气发泄在徐铭身上,多少对她有点不公。其实,以徐铭《一缕麻》中的表现,绝对当得起这“梅花”盘子,越剧界人才虽多,但演“呆大”演得如此境界,估计青年演员中也就徐铭了,徐铭本人有实力,但《一楼麻》也狠狠地托了徐铭一把。所谓“戏托人”即此,徐铭的实力和好戏两者结合,催开了这朵“梅花”。不管徐铭是如何最终进入参评名列,但《一缕麻》在南方片中的成绩和反响,却也实实在在给越剧长了脸,而徐铭也没有辜负这迟来的参赛名额。再回过头来,其实就算徐铭未参赛,姚百青老师也未必能踏上红毯,似乎如今的“梅花”已经过多地和地方政府、自身团体的支持、以及一些所谓的“利益”传闻挂上了钩。姚老师是不是“梅花”并不重要,他就是“江南第一猪王”,他也并不会因为失意“梅花”而失去观众,“梅花”本是锦上添花之举,倘未再添又如何,姚老师还是观众心中的“猪王”。杭州越剧院较绍兴小百花先走一步,徐铭的功成名就,也体现了杭越人才梯队建设的成效,有着强劲生命力的艺术团体才会有此特征,就算是“航母”级的上越、浙百等团体,也应该好好向杭越学习一下。

王志萍也终于圆梦“蝴蝶”,虽然“蝴蝶”曾失意过一次,但此次终于“蝶舞花开”,而因为《蝴蝶梦》系王志萍自己筹资制作的作品,此番得奖更有着别样的意义。相信红毯上的志萍也是百感交集,虽然颇具一线女星的实力,但实在缺少一个称号来相配自己,尤其是从日本回来之后,她也一直想好好地证明自己。上越虽贵为越坛“航母”,但从体制和管理上均己落后于浙江的越剧团体,留不住人才、出不了好作品,诸如赵志刚的《家》、《赵氏孤儿》、章瑞虹的《梅龙镇》、单仰萍的《虞美人》,及至王志萍的《蝴蝶梦》均为自己策划制作的佳作。而王志萍在郑国凤辞职上越,失去最佳搭档的时点,仍以《蝴蝶梦》得意“梅花”盛会,这份感慨更甚。能在如今的上越出人头地己属不易,更何况要自己为自己张罗去参加比赛,演员在做好自己本职之外,还需筹资、制作、运行、营销,人家剧团以团体的力量操作这一切,而上越的数位优秀演员却是以一己之力在做着团体应该撑大舵的事,从戏迷的角度来看,他们的所为更值得戏迷的尊敬和爱戴。王志萍的演艺事业如今堪称“黄金期”,也是上越为数不多几位高票房的演员,希望文化体制下风雨飘摇的上越能善待她,善待上海越剧院的这些“中流砥柱”。

顾芗老师凭借《顾家姆妈》擒获“梅花大奖”,也算是迟来的梅花吧,如果上届也能下个双黄蛋,那时的顾芗老师就和裴艳玲先生一起登上领奖台了。虽是迟了一届,但总是“三度梅”,这不但是顾芗老师的荣耀,也是苏州滑稽剧团的荣耀,更是地方小剧种的荣耀。那天在鄞州艺术中心认真地看了《顾家姆妈》,感受了苏滑的实力,也感受了顾芗内敛而含蓄的表演风格,更有“笑着流泪”的强劲震撼,虽是第一次接触滑稽戏,却深深为这一小剧种而折服。顾老师在剧中融合了五、六种的戏曲唱腔,种种悦耳、般般精通,而从青年定到老年,这中间自然无痕的跨越又岂是青年演员能拿捏得准的。

遗撼的是沪剧的茅善玉和绍剧的姚百青失意此届花开之时,一方面是“梅花”象打了激素一样,反常怒放,获奖率之高让人咋舌,另一方面真正优秀的演员却遗撼地未列榜单,让人真有点不是很明白这“梅花”开的到底是否得宜。倘若届届梅花奖评选都能有如此数量的演员当选,再多少年之后,“梅花”会廉价得如同菜花。


松鼠AI http://www.quankr.com/gnzx/20202317732.html
捷捷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