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小说 > 正文

男主角是厉少爵女主角是赵南笙的小说阅读-嫁给厉先生小说

2020-11-14 15:49:29 来源:捷捷网
嫁给厉先生第16章:怒火

药倒在手心里,我看着厉少爵,又犹豫了。

这样做是不是卑鄙了点。

赵南茜想必是费了不少心思,也用了不少办法,可换来的却是厉少爵的厌恶,如果我对厉少爵下药,不过是重蹈覆辙,只会让厉少爵更加反感。

那我就不是给自己找靠山,反而树立了敌人。

想了想,我还是将药给倒掉了,扶着厉少爵起来,喂他喝水。

说真的,厉少爵长得真是好看,让女人一眼就脸红心跳的那种,男人特有的冷冽气息将我包围,我没出息的竟红了脸。

“呕……”

我根本没来得及反应,厉少爵直接吐我身上。

真是报应,上一次我吐了他一身,这一次被他吐了一身。

难闻的气味在空气里弥漫开来,那酸爽……

我捏着鼻子背过身连做了两个深呼吸,好脾气的替他脱了鞋子,拿热毛巾给他洗了脸,把他的衣服全部给脱了。

目光从厉少爵的胸膛一路往下移……

好家伙,真大。

我咽了咽口水,赶紧把目光移开,随便给他擦了两下身子,盖上被子。

收拾完这些,只留了一盏床头灯,就去浴室冲凉。

身上实在太臭,我洗了两遍才从浴室擦着头发走出来。

看着床上的厉少爵,我才反应过来,我把人带回我的房间,床被他睡了,我要么去睡客房,要么就睡沙发。

照顾了厉少爵一晚上,就算没把人睡了,也不能做活雷锋,敢了好事不留名,至少得让他知道我为他做过什么,曾经多么贴心照顾过他不是,说不定以后还能蹭着这点好感保命。

我吹干头发,拿了床被子就在旁边的沙发上躺下,实在太晚太困,没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
迷迷糊糊中,我感觉脸上痒痒的,好似一双温暖的手在游走。

我梦见了与秦天明在孤儿院的时候,午后,我们躺在梧桐树下,太阳暖暖地打在身上,微风吹过,一切都是那样美好,他总是喜欢趁我熟睡的时候拿树叶挠我的脸。

“别闹,天明,我好困。”

我翻了个身,觉得温度骤然下降,冷的我裹紧了被子。

翌日。

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,床上空空如也,厉少爵又出去了。

曾丽告诉我,厉少爵早上九点就出门了。

年底了,厉少爵自然很忙,他跟刘菲菲公司合作的项目,也得尽快敲定下来。

我洗漱后换了件衣服去隔壁婴儿房看囡囡,小孩子一天一个样,那双眼睛越来越像厉少爵。

陪着囡囡玩了一会儿,接到了私家侦探的电话。

我们约了地点见面。

他没有给我带来好消息,十分抱歉的说:“不好意思赵小姐,你的事没能替你办妥,实在是没有一点线索,要不你再请别人试试。”

“没关系,这是我早料到的结果。”

知道孩子下落的人,除了赵南茜,这世上怕是不会有第二个人,陈淑琴那边我也试着套话,都没有收获。

在孩子这件事上,赵南茜做的很小心。

我将尾款给他:“以后不用再调查了。”

再继续也是徒劳无功。

“事情没有办成,这个钱我就不收了。”对方还是很有原则。

私家侦探离开后,我一个人在咖啡馆静静地坐了一会儿才离开。

我仰着头看了看灰色的天空。

孩子,你到底在哪?

经过一家私人诊所,忽然遇见一个熟人。

厉连城的老婆,钟晴。

钟晴手里提着一大包药,低着头似乎在哭泣,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在安慰,她心事重重,胡乱的点了点头,抬头看见我,脸上片刻惊讶后,连忙与男人拉开距离。

男人察觉她的异样,顺着视线朝我这边看了一眼,又跟钟晴说了几句话就进诊所了。

我不知道钟晴跟那个男人什么关系,我并不想多管闲事,在钟晴想要过来时,我启动车子走了。

我看了眼时间,中午一点了,路过厉氏集团楼下,我心思一转,买了一份外卖提着去了公司。

公司前台的小姑娘一见到我,立马诚惶诚恐的打招呼:“厉少夫人好。”

“你也好。”我笑着回。

小姑娘更惶恐了。

一路上,厉氏的员工们见到我都打招呼。

我一个个笑着回,脸都快僵硬了。

我来的不巧,厉少爵还在开会,他的秘书艾米莉让我坐着先等一会儿,很快上了点心咖啡,生怕怠慢了我。

看来赵南茜以前也没少来过公司,以她那脾气,秘书惶恐害怕也是正常。

“少夫人,您有什么需要,尽管叫我。”

我笑了笑:“别紧张,我又不会吃了你,你这么怕我做什么。”

艾米莉连忙摇头:“没、没有。”

“出去忙你的吧。”

我一开口,艾米莉如蒙大赦,朝我四十五度鞠了一躬就出去了。

厉少爵的办公室很大,视野很好,站在落地窗前,能俯瞰三分之一北城。

站得高,领略更辽阔的世界,会发现人真的很渺小,不过一粒尘埃。

我从未像今天这样好好看过这座我生活了二十二年的城市。

没有回到赵家之前,我跟秦天明忙着生存,为了生计,我们租住在不到十平方的地下室,为了赚房租,他跑去大街上替人画人像,而我,也在各个夜市奔走,摆地摊卖首饰,也卖过小吃,遇到城管来了,卷起东西不要命的跑。

我没有赵南茜那样优渥的生活,她想要的东西,只要一开口就能得到,而我,拼了命也不过像个普通人一样活着。

赵家人找上门时,我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在这世上还有亲人。

我还记得第一次去赵家,第一次与赵南茜相见的场景。

我穿着地摊上廉价的T恤牛仔裤小白鞋,扎着马尾,而赵南茜穿着十几万块一条的高定礼服,手里拿着上百万的LV,正准备去参加宴会,美丽的像位公主。

她优雅地从楼上下来,居高临下地看着我,目光里透着一抹鄙夷,说了一句:“爸,妈,你们有没有搞错,这土包子怎么会是我姐姐。”

若不是跟赵南茜有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,我也真不相信自己是赵家人。

“谁让你来的。”

一道冷冽的声音将我从迷思中拽回。

厉少爵冷沉着一张脸进来,将手里的文件“啪”的一声重重摔在桌上。


砸金蛋抽奖 https://store.eqxiu.com/gc/sc894054a894063.html
捷捷网